偏远山村的“网红”民宿

     一幢幢土家木屋依山而建,错落有致,房前花草拥簇,路旁古树林立,整洁的水泥路通往每家每户……7月3日,重庆日报记者走进秀山县隘口镇太阳山村洪家寨组,一片漂亮的民宿院落让人眼前一亮。
     很难想象,这个离秀山县城近1.5小时车程的偏远山村,竟是一个宛若世外桃源的地方。
     “网红”特色民宿,唤醒沉睡的生态资源
     太阳山村,位于深度贫困乡镇秀山县隘口镇东南部,是该镇最为偏远的村落之一。由于地处山区,产业发展较为滞后,该村1300余村民中大多外出务工。近两年,当地逐渐发展起了核桃、天冬、银杏叶、无嘴鱼、花椒等特色产业,但该村最为丰富的生态资源,却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利用。
     “太阳山村平均海拔一千多米,生态环境优良,是秀山难得的避暑纳凉之地。我们一直想在村里发展乡村旅游,但起初时却遇到了困难。”隘口镇党委书记刘红明说,他们在调研中发现,由于太阳山村较为偏远,普通的农家乐很难有吸引力,村民收入低也不愿投入,因此大家办农家乐的积极性普遍不高。
     为此,隘口镇将目光放到了农家乐的升级版——特色民宿上,“我们考察了不少地方,发现游客比较青睐特色民宿,如果再加上太阳山村良好的生态环境和避暑功能,这就相当有吸引力了。”刘红明介绍,由于特色民宿投资大、无村民愿意投入,隘口镇便先在洪家寨组进行试点,打造太阳山洪家寨民宿,由村集体企业流转农户11间木屋进行经营,承诺每间房屋每年保底分红1000元。
     “农户不出一分钱,只需将空闲的房屋流转给合作社,就可以坐等分红,这种方式很快得到村民的认可。”刘红明说,去年下半年太阳山村洪家寨民宿启动建设后进展顺利,村里沉睡的生态资源也终于有了“用武之地”,成为助推民宿发展、村民增收的重要助力。
     创新利益联结机制,提高村集体和贫困户收益
     办民宿,关键在“特色”上——打造太阳山村洪家寨民宿的过程中,隘口镇很是花了一番功夫。
     洪家寨的木屋经过长时间演化,形成了自己的特色,外型如同“简版”的吊脚楼。“在房屋的打造上,我们就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改造和修旧如旧。”隘口镇副镇长杨胜宿介绍,当地仅对房屋进行加固,完善内部设施功能,让游客住进去后,产生干净整洁又独特的民宿体验感。同时,对洪家寨组这个村民院落进行整体打造,硬化了院坝和多条人行步道、修建了各种花台,对古树进行保护,让游客既能赏花赏景,又不会湿脚沾泥。
     “真没想到,我们这个穷山村会有这么多人来。”今年5月1日,洪家寨民宿正式对外开放,三天假期中,最多时一天来了上千人,民宿收入达3万余元,不预定根本没有房间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网红”特色民宿,让参与其中的贫困户洪天高笑开了花。
     “我们家有5间房,拿出了其中一间做民宿。”洪天高说,前两年他和妻子靠着在特色银杏基地务工的收入脱了贫,没想到现在家里空闲的房间也能“变现”,年底还有分红,儿子也回来当起民宿保洁员,每月工资有1000元。
     杨胜宿表示,通过创新利益联结机制,村里将民宿收益按照合作社40%、村集体企业30%、流转房屋农户30%进行分配,村集体有了收入可用于再发展,合作社分红也让村民和贫困户能够人人有份。
     看好发展前景,村民建房不要砖房要木屋
     “现在,我们在太阳山村青龙组又新建了一个民宿,有10间房屋,预计本月就可以对外迎客。”杨胜宿介绍,这个民宿的利益联结机制稍有不同,是利用政策性资金,在大户宅基地上新建特色民宿,由大户进行统一经营,每年向村集体上缴3万—5万元的租金,这些钱都将以分红的形式发放给每个村民,让村民多一份稳定收入。
     看到洪家寨组、青龙组的民宿发展红红火火,太阳山村的其他村民小组也开始“跃跃欲试”,今年中坪组新建房屋的6户村民就放弃了前些年普遍改建的砖房,要建传统木屋。
     “这次我准备建两层楼的木屋,一共6间房。”中坪组村民李金荣的家原本是一层楼的木屋,他说现在村里的游客多了,多建几间木屋,今后也能办民宿,“你看,每个房间都带卫生间,这可都是为游客们准备的。”
     “围绕乡村旅游,我们将进一步做好乡村环境整治,引导带动民宿有序健康发展,让更多村民吃上‘旅游饭’,把太阳山真正变为‘金山银山’。”刘红明说。(本文转自 《重庆日报》 王 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