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草飘香

端午节前,商贩们纷纷售卖艾草,一把把的艾草堆得像绿色小山,街头巷尾又飘荡起艾草香,喧闹的都市一时氤氲着幽远的田园气息,把我的思绪带回了儿时的乡村田野。昨天下班路上,顺便在巷口买了一把艾草,艾叶翠绿欲滴,煞是可人。拿在手上轻轻一嗅,艾香清新馥郁,令人气爽神清,遂又欲罢不能地猛嗅了几下。回到家,妻把它挂在门边,屋内屋外的空气顿时弥漫着淡淡的艾叶香气。我方才拿艾草的右手,竟也余香缕缕,不忍洗去。
  《诗经》里唱道:“彼采葛兮,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彼采萧兮,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。彼采艾兮,一日不见,如三岁兮。”袅袅轻歌中,恍若看见一片片艾草从遥深的时光里摇曳而来。门口挂艾草是家乡的端午习俗之一。在家乡的农历五月,芳草凄凄的河岸上,道路旁,田埂边,野生的艾草密密麻麻,一片片艾草在风雨中摇摆,散发着迷人的清香。艾草种类多,一般常见的有野艾、草艾。野艾冠厚实,呈花形,茎短小;草艾生长于草甸沼泽地带,叶对生,花黄白。野艾花叶茂盛,是做艾灸的上好药材;草艾分大小两种,小艾不适于艾灸,大艾喜生长在田垄地头,或种植在花圃,枝高叶大,也可用于做艾灸。
  记得小时候,端午前夕,常把艾草成捆成捆地割回家,摆在烈日下暴晒。几天之后,绿油油的艾草成了灰褐色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艾叶香味。然后把晒干的艾草编织艾草辫子,悬挂在屋里的每一个角落。听长辈们讲,艾草挂在门楣上或是门的一侧,是辟邪的意思,那时年幼无知,自然相信这是真的。其实,艾草除了辟邪,挂在门边还有另一个功效,那就是驱“五毒”。乡下五月,蚊子繁盛,艾草之香,恰是蚊子之惧。人们把艾草放在瓷盆里点燃,用浓浓的烟驱蚊。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的记忆。每每想起这些,总会思绪翩跹   是那种“烟熏火燎”的岁月,伴随着我长大成人。
  在我的家乡鄂南,人们多靠艾草来给小孩子防病,采用的是一些古老的方法,如艾灸、洗艾水澡等。艾灸跟现在城里人的做法不同,不是燃艾灸棒,而是将艾叶搓成一小团一小团,轻轻地靠近煤油灯的火焰,接着用口轻轻地吹,艾草发出一种直冲鼻腔的呛人味道,把烧着的艾叶放到小孩子的脚底、脚踝、膝盖、肚脐、肩膀、头顶、手甚至手指头,通红的艾叶在嫩嫩的皮肤上面燃掉最后一缕光……洗艾水澡是把艾草连水煮开后,一是用热气熏蒸,二是浸泡。有老人看护小孩的家庭,一般每逢农历初一和十五都要用艾水给孩子们洗一次的。腊月三十用艾水洗过澡,还有夏天不生痱子的说法。
  每逢佳节倍思亲。闻着艾香,南望故乡,此刻想起自己的童年,想到老家那片艾草地,想念业已离开了我三年的母亲用铁锅煮粽子的场景,泪湿衣襟……
  农历五月的家乡,乡村的田野,已然是麦浪滚滚,秧苗青青,碧涛摇曳,满目苍翠,到处飘逸着芦苇、艾草、菖蒲的芳香。而今,在钢铁水泥堆筑的都市里,在阵阵艾香中,我重温着儿时清苦岁月的幸福与香甜。